第18章 再下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剩下的食物也不能浪费,王徒就都给吃了,接着点上一支烟,靠着车门抽起来。

透过薄薄的一层雾,能看到远处公路上,有几个丧尸在漫无边际地游荡,身形孤独而凄凉。

普通的丧尸,行进与逗留并无目的性,随处可见。

丧尸不会带给人好心情,让王徒觉得欣慰的是,训练出来的两名士兵战斗力都不低。

之前问过他俩。

大兵1号的M60机枪,每次可装弹100发,大兵带有一个基数的子弹,也就是1000发。

而动员兵1号的ppsh—41冲锋枪,佩带容量为71发的可卸式弹鼓。

据他自己讲,这把枪如果在实际使用中装载的子弹数多于65发,可能会出现无法正常供弹的情况,所以一般只装填65发左右的子弹。

他随身携带着两个弹鼓加四个容量为32发的弹匣,腰间还悬挂两只燃烧瓶。

兵营每三天会刷新一次子弹补给,假如期限到了没有用完,也可以累加。

而且,兵营有寄存功能,扣除十点功勋便可开启。

这是一个相当好的福利,毕竟哪怕威力再大的枪械缺少了子弹,也就跟烧火棍差不多。

比较苦恼的是,大兵的M60机枪子弹配有M13弹链装在纸皮弹箱内,这样的十个小箱子又装在一个大些的防潮木箱内。

它们的重量足足有七十多斤。

大兵1号如果随身携带所有子弹,就基本上不用走道了。

无奈之下,他就去请示了王徒,得到命令:机枪上装一个,武装采矿车里放一个,剩下的八箱寄存在兵营那里。

王徒对两名士兵的要求很简单。

现在人还少,尽量轻装简行,火力可以相对差一点,但一定要确保关键时候能跑起来。

逃命,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并不是一种让人感到羞愧的行为。

虽然如果全力展开攻击,仅仅大兵和动员兵配置的火力,就能横扫半条街。

但王徒还不认为自己的头很硬,可以挑衅整个老城区的几十万丧尸。

枪好,弹足,冷冰冰的热武器是人类最为成功的造物,带给遇到危险的人们无限的安全感。

以红警的黑科技,造热武器相当简单,也难怪会如此的慷慨大方。

这样想来,以后的日子,或许会相当有趣呢。

雾霭渐渐消散。

视线里,丧尸的身影多了起来,王徒眼眸中,杀气积累得愈加浓郁。

“我会尽力而为……送你们,安息。”

良久,丢掉烟蒂,王徒收回冰冷的目光,长吐一口浊气。

“不过是四十万丧尸而已。”

“我怕怎么了?”

说完,跳上驾驶室,打着火。

“出发。”

轰轰轰轰轰……

采矿车驶向披着朝霞的城市,从山顶的视角看去,天地宛如巨幕,倒扣下来,遮盖住透着金色阳光的楼宇长街。

而它是那么的渺小,宛如蝼蚁。

于是,待行远了,就像是渐渐的……被沉重、巍峨的巨兽给吞没了。

……

垃圾站里受到不知名的东西光顾,成堆的塑料袋、纸盒、饮料瓶等物被丢出来,经风带向各个角落。

沙沙……

外墙脱掉的老建筑阴影处,钻出一只深红色的小兽。

它有着细长的尾巴,锋利的牙齿,脚步敏捷,悄悄地溜到街上,啃噬水沟里丢弃的稀碎骸骨。

边吃,耳朵抖了抖,侧起头听一会,警觉地化作一道黑影,躲到见不到的地方去了。

它体型约有猫大,但看其生活习性……更像是人们并不喜欢的物种——老鼠。

没多久,长街另一头,一辆重机械装备缓缓驶来。链条碾过漆黑的柏油路面,奇异的响声传出很远。

车厢里,动员兵斜背自己的配枪,蹲在射手仓望外面,手就搭在扳机上。

王徒在开车,嘴巴里嚼着口香糖。

旁边,大兵目光炯炯,警惕着沿街动静。

机枪放置在脚下垫子上,由于枪管过长,占据了很多空间,他不得不尽量蜷起粗壮的下半身。

王徒没有向他下达命令,仅是让他非特殊情况,不要使用机枪,免得吸引太多的丧尸过来。

因此他把副武器持在手里,一把大兵标配的黑色M9手枪。

道路上乱七八糟停放着各种型号的汽车,彼此间接触、碰撞在一起,硬生生连成了一条颜色斑杂的钢铁长龙。

残破的躯体,大多缺了上半身,被扭断压扁的汽车零件束缚得严严实实,叠了一层又一层,从夹缝里还能看见黑红色,被风干了的器官。

作为死者,他们是幸运的,最起码死的比较痛快。并且,连丧尸都对于这种根本吃不到的食物,感到束手无措。

破裂的油箱里漏着汽油和机油,浓重呛鼻的气味在弥漫,和它们掺杂在一起的,是猩红里掺着暗黑色的血。

女孩在座椅后面的休息位坐着,一边打瞌睡,一边又强撑着睁开眼。

正昏昏沉沉的,就听到王徒冰冷的声音。

“下车。”

道路正前方,三辆运送啤酒、长约十多米的重型大罐车连续追尾,把路边楼房撞出一个恐怖的大裂缝,驾驶室毁坏的已经找不到形状了。

附近小区驾车逃难的人们,求生的希望被掐断在这里。

采矿车不能再深入了。

“咱们从小路走,记住,不要乱开枪。”

“是,长官。”

等两名士兵都下车了,王徒把车门锁好,随即打开采矿车后舱放出警犬,钥匙装在口袋里。

“不要喊,也不要发出任何声音。记得用香水掩盖你身体上的气味。”

叮嘱完留守的女孩,他拔出军刺,在衣服上蹭了蹭,反手持着。

“跟紧我。”

随即,以一个警犬在前,王徒在中,动员兵和大兵在最后的阵型,三人一狗灵活地越过街道栅栏,往小巷子里去了。

游荡的丧尸并不少,无趣的它们大多在墙壁上刮挠持续生长的指甲。

大概是本能告诉它们,指甲长到一定长度,就会弯曲打卷,无法形成杀伤力了。

王徒几人身上做了特殊处理,也就是用大量的香水喷洒衣物,从而欺骗这些死物的嗅觉。

貌似很成功,保证距离二十米开外的话,引不起任何的骚动。

章节报错 阅读记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