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生与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人变成丧尸后,视觉受到削弱,弥补给它们的,是更为敏锐的嗅觉和听觉。

任何的风吹草动,或者寡淡的活人味,都可以引起它们的注意,让它们为之兴奋,并在第一时间赶过去。

一场持续了一天一夜的大雨,给许多幸存者留下了一线生机。

丧尸们茫然地在街头游荡,雨水肆无忌惮落在残破的身体上。

它们歪着脑袋,原地呆愣一会,像是可怜的迷途者。

这些“人”,已经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这个时候,如果你能鼓起足够多的勇气,从藏身的地方走出来到附近收集食物,不被发现的可能性比平时要大得多。

饥饿催生动力,很多人抓住了这个难得的机会。

夜更深……在夜色遮掩下,如老鼠一般在长街上穿梭的人,比比皆是。

不过,依然有不够幸运的家伙。

返回后,刚把铁门锁上,王徒就听到从不远处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啊……啊,饶了我。”

“救命,救……呜呜。”

痛苦的嘶吼声持续了很久,仿如在经受凌迟刑法,受尽折磨,却苦苦不得死去。

其中是无法想象的疼,人怎能想到,自己在有一天,会被活生生的当做食物吃掉。

雨下的更为急促,夜……也更冷了。

王徒皱起眉头,目光投在门后煤钳上,自它被带回来,就一直放在那个位置。

上面残留的液体已经干了。

他犹豫着,握紧了拳头,好一会,缓缓松开。

“救不得……我的力量太渺小了。”

逞个人英雄主义,无异于飞蛾扑火。

王徒能认清这个道理。

背着包,回到自己家里,摸索着取出一支蜡烛,点燃放在桌上。

顾不上一身湿漉漉,他心疼地先把手电筒里的电池抠出来,用卫生纸包好,放在茶几抽屉内。

脱衣服,换上干的短裤。

他单手拎包,走进卧室,迫不及待地把里面的东西倒在床上。

薯片、辣条、饼干、面包、罐头……甚至还有各种小零食、饮料和酒。

望着眼前的丰硕收获,王徒忽然感到几周以来的压力都褪去了,长期保持高度紧张的神经也开始松懈。

飞快地撕开一根火腿肠的外包装,王徒狠狠咬下一口,痛快地嚼着。

这种足足有成人拳头粗细的淀粉猪肉火腿,平时家庭买来一般是用来凉拌的。

但此时嚼在嘴里,鲜嫩的口感刺激着味蕾,让他情不自禁闭上了眼睛,仿佛正在享用什么罕见的人间美味。

一口咽下,噎的食道都拉直了,额头青筋剧烈跳动着,他打开一罐啤酒,咕噜噜地往下灌。

用一种可怕的速度消灭完火腿,又啃起面包、辣条。

他记不清自己吃了多久,吃了多少,直到有了五分饱,他才意犹未尽地停下来,舔了舔嘴角的辣椒油。

现在还远没有达到顿顿吃饱的条件,哪怕依然有大量食物摆在面前,他也得压制住内心继续去吃的渴望。

要做好打一场持久战的准备。

剩下的东西,按分类在柜子里放好。

其中蕴涵能量最多的糖果、士力架、巧克力,以及压缩饼干和一些维生素含片被他装在一个可以随身携带的军用挎包里。

白酒拿的不多,只有两瓶高浓度的粮食酒,被他灌进了退役时带回来的水壶里。

忙完这些,浑身酸软的厉害,王徒在客厅里做了一组两百个的俯卧撑训练,才觉得舒服了不少。

躺在沙发上,取出一根烟用烛火点燃,静静地抽着,他神情有些忧虑地盯着天花板。

他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军队还没有出现在已沦陷的城市里。

等大部队来了,自己就可以加入他们,只要给一支枪,那自己能发挥的作用,就远比眼下大得多。

丧尸再可怕,在机械化钢铁洪流面前,也是齿轮下的小小稻草,顷刻便可碾碎击垮。

“可是……都两个星期了。”他想不明白,深深叹了一口气。

孤独是消磨斗志最好的方式,而时间,则善于创造孤独。

百无聊赖之下,王徒从家里走出去,端着蜡烛,上了楼。

这一栋矮楼,住户仅有七八家,除了房东和王徒,其他的都是附近一家工厂里的员工。

厂子建在不远处的山上,是一座比土坡要高一点点的山。

上下班都有班车接送。末世爆发时,他们都还没回来,所以楼里就空了。

房东是个三十岁出头的女人,体型丰润,性格泼辣,留着一头自然棕色的大波浪,平时最爱打麻将。

其实她人很不错,经常会炒俩菜,邀请王徒上楼喝酒。

听隔壁老王讲,她酒量白的半斤,啤的不醉,但她只愿意跟王徒喝啤的,还两口就红了脸说上头了。

王徒觉得她这人酒量这么差,还老跟自己喝,简直就是自讨没趣。

你说你喝酒,老养鱼是什么意思?

于是后面王徒就没再去了。

两人最后一次见面,还是在一周前。

穿着睡衣的她,肤色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精心保养的脸上遍布着一层惨灰色的纤维状线条,獠牙从红唇中露出锋芒,黑色指甲锐利如刀。

房东属于第一批病毒“携带者”。

丧失了理智的她,从楼上下来,向王徒张开了森森血口。

王徒尝试控制她,以为通过治疗还有挽救的机会。

但癫狂的她就像是一头野狗,眼睛里放射出残忍的猩红色光芒,风一般扑杀过来。

王徒也是从那时才发现,第一批病毒“携带者”,比经它们感染、复制出来的“同伴”,力量更强,速度更快,还具备快速恢复的能力。

比如房东,王徒用西瓜刀刺穿她的心脏、腹部,短短几分钟后,伤口便可愈合。

同她拼斗一场,王徒利用地形优势,也是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取得胜利,还险些被伤到。

最后,王徒亲手砍下了她的脑袋。

章节报错 阅读记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