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无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火终于灭了。

越来越多的丧尸从满目疮痍的土地上走过,于浓密的黑烟中现身。

它们平伸胳膊,脖颈竭力往前探,青筋暴起,张大嘴巴露出獠牙,丑陋的脸部写满残忍。

大概是在为接近猎物而感到兴奋。

子弹却并不嫌弃它们的容貌,一视同仁,尽数贯穿胸膛,使一具具残破的身体似破布般倒飞而回。

恐怖的火力网笼罩着前方的一切,如狂风骤雨拍打进尸群,它们显得无比脆弱,成排成排地死去。

进化型黑皮企图执行“突破”计划,它们借用地势进行躲避,几个跨越间接近深坑。

但它们高估了自己的弹跳力,也低估了沟壑的宽度。

蓄力、腾跃……笔直坠入。

两壁光滑,于是一时半会是出不来了。

有一个腹部圆鼓鼓的“毒液”丧尸,在普通丧尸的保护下抵达阵前。

火力重点照顾了它们。

几个呼吸的功夫,它身旁再无站立之尸,它自己也被子弹打断了胳膊。

临死前,它深深吸了一口气,从喉咙深处猛地向前喷出大量墨绿色的液体。

落到哪里,哪里就滋滋作响,冒起白烟,腐蚀性极其恐怖。

一名大兵被毒液淋到上半身,在原地疼的打滚,但他很坚强,咬紧牙关一声未吭。

这是无法忍受的痛,皮肤和肉顷刻间化为液体,是最为严重的灼伤。

一名猎鹰组长来到近前,用一发子弹替他摆脱了痛苦。

丧尸的能力千奇百怪,不仅有威胁极大的“毒液”,还有一些阴险的丧尸,在防不胜防之时给士兵带来创伤。

随着时间推移,在丧尸毫不在乎消耗的强攻下,阵亡的士兵开始逐渐增多。

不过,防线已经足够的牢固,哪怕它们再凶猛,也无法跨越一步。

战争的天枰,正在一点一点向防守的一方倾斜。

“轰轰轰……”

战车工厂敞开大门,坦克轰鸣着驶出,炮口缓缓转动,向山下而去。

恐怖机器人也制造了几架,它们飞速行进,奔往战场。

更多的士兵训练出来,在尖锐的哨音中顶上第二道防线。

大群动员兵临时担任战场救护,把伤员或阵亡者的尸体运到后方去。

矮山后面,林子附近是幸存者们待着的地方。

这边王徒派遣了三十名动员兵驻守,他们的任务是防备有丧尸从林间上山。

出于万全考虑,两台沉重的战车也在这边。

战争的声势惊天动地,听起来无比震撼,爆炸声、枪炮声……隐隐约约的,不知远处有多少士兵在奔跑。

幸存者们望着,等着,内心忐忑难安。

同时也觉得难以置信。

那名年轻的长官麾下,居然有这么庞大的一支军队。

突然,皮卡车从山路驶来。

开到近前,刹住……动员兵从后座跳出,把车厢里的伤员卸下。

“前方形式紧急,将伤员暂放此处。”

一名士兵大声道。

他们未停留,马不停蹄再次离去。

最近外出收集食物,也光顾了几家药店,常规的各种药品一点也不缺。

张强连忙搬出一个白色大箱子。

“书琴,书琴过来!”

名叫书琴的女孩,以前是医学生。

她本来在另一边帮一个女孩处理毒虫咬伤,听到喊叫,赶紧跑了过来。

四名士兵平躺在地上,身上皆有狰狞的伤口,正在森森流血。

他们脸色苍白,冷汗打湿了鬓角,紧紧抿着嘴唇,沉默无言。

最关键的,是他们的眼神,平静而镇定,仿如受伤的不是自己一样。

幸存者们纷纷触动。

都想帮忙,围在附近,乱七八糟地说话,递东西。

这时,一个男人把其他人叫到一边,低声道:“他们……是被丧尸抓伤的,他们会不会也……变成丧尸?”

这句话仿佛带有某种魔力,使气氛瞬间冷寂下来,热情也被浇灭了。

“我叔叔也是……被抓伤的,他……变成了丧尸。”

沉默好一会,又一个年轻人说。

“我爸爸也是……被咬伤了。”

这是一个女孩,她说着,泪水滴落下来。

幸存者们眼神碰撞,心情齐齐变得沉重。

在场的众人,没有谁没见过丧尸,但一想到这几名士兵也会异变,就觉得黯然伤神。

被丧尸抓挠、撕咬会感染是事实……而且,这不是他们所能扭转的。

毕竟幸存者们都不知道,红警士兵体内有病毒抗体。

“可是……不能不救!”许文亮凑近了说。

“对,他们出生入死,是伟大的勇士,他们还在流血……”顾江看了看两个女朋友,郑重地道。

张雪握紧拳头,低声道:“先救吧,等变了……再说。大家防备着点,没事的。”

许文静悄悄指了指不远处的动员兵,压声道:“有他们在,有枪,不用怕。”

“也不是说百分之百会感染。”赵碳从人群中探出头,脸色带着还没缓过来的憔悴,道:“我见过被咬伤……但没变丧尸的。”

实际上他说的,就是那天晚上的那些士兵,他们有的在战斗中受伤,几天后还是正常的状态。

可幸存者们没见过,他们身边的人只要被咬过的,无一幸免。

有人当即摇头,道:“不可能,要是真的存在……或者说几率性感染,城市……也不至于会被占领。”

“是呀,他们也没说让咱们帮伤员疗伤,你看那几个也是,不管不问的。咱们还是小心点为好,何必自找麻烦。”另有人接话。

许文亮听不下去,怒不可耐。

“你们几个踏马是不是人?长官们在前方抵抗丧尸,咱们才能平安无事,居然说这种没良心的话!”

那人自认为不理亏,反驳道:“救不救都会变,做这种表面工作干什么?”

“我们也感激他们,但大局为重,圣母心只会让你死的更快。”

“滥好人,也不知道你怎么活到现在的。”

赞同这人说法的幸存者还不少,七嘴八舌讲得许文亮哑口无言。

顾江等人是和许文亮相熟的,不甘示弱地怼回去。

两方各执一词,竟然争吵起来。

不远处的士兵们头也不抬,似乎对这边发生的任何事,都漠不关心。

章节报错 阅读记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