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打扫战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哨戒炮和机枪堡垒一旦建造,就不可挪动。

它们在幸存者眼里,是属于比较匪夷所思的武器。

机枪堡垒还好,掩盖于土层下,他们看不到就算了。

而哨戒炮直挺挺地架着,充满科技感的霸气外形,恐怕会吸引不少目光。

跟他们解释起来也麻烦,后面还会出一些其他装备,免不了要逐一露脸。

黑科技到底是与众不同的,加强保密意识,对王徒而言,有利无害。

为避免闲言碎语,王徒经过充分考量,决定把庇护所迁走。

不会太远,但绝对不能在矮山之上。

以后这里便属于基地大本营,是王徒最为稳固和安全的“家园”。

幸存者,从某种意义上讲,还属于外人。

上午的工作极为繁忙。

首先是挖掘机在山脚掘了深坑,再由士兵将丧尸的尸体丢进坑里,引火焚烧。

百来号士兵全部发动,把武器放到一边,专注搞好战后收尾工作。

虽然是寒冬腊月,尸体不容易腐坏发臭,可也不能将它们抛之不理。

好歹也是人的外形、躯壳,成千上万哪躺的都有,看起来不舒服。

人人上手,有拖的,有拽的,后面实在太多,就由张强找了台推土机,一股脑地平推。

推土机操作手是一个中年人。

王徒刚找他时,怕他不太能接受比较罕见的大型血腥场面,就提前问了一句。

急于表现,他拍着胸脯说自己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

以前曾在某某地干活,遇过持枪劫匪,还被饿狼追赶过。

然后,他在开推土机作业推尸的过程中……从头吐到了尾。

主路面目全非,一时半会还走不了,派出一支小队,带张强从野林去山下。

交给他的任务是,务必在天黑前寻找一处新的庇护所。

其他幸存者回到楼房,沿途所见,到处散落着金灿灿的弹壳。

再联想到昨夜持续了很久的枪声、炮声,不难想象,这场战斗有多惨烈。

不适合幸存者接触的地方,有士兵持枪在站岗。

带有好奇,他们远远探头去瞧,却遭到呵斥,就不敢再乱看了。

伏羲帝国的军队,属于直隶制,主要分布在比较重要的几个省市或边境地带。

寻常的城市周边,只会驻扎小型的防御警卫军团,用以处置突发事件。

并且他们极少在大众视野内出现,也不存在相关的新闻宣传。

故此,普通民众对帝国军队并不了解,甚至处于比较陌生的一种状态。

一群人进了院,才敢放声讨论。

“他们真冷漠,跟冰坨子似的。”

“我看到了坦克,嘿……那炮筒忒霸气。”

“我也想去当兵了,从被保护的人,变成……保护别人的人。”

“我没那么多的想法,我……就想活着。”

……

王省良没加入吹牛侃大山的人群,他先接了水,而后便去淘米蒸饭。

他想的比较简单……长官们打了一宿的仗,该吃饭了。

……

防御型建筑前方,第二道防线。

王徒在这边转了几圈,看一会,不时托着下巴,认真思考。

每一款坦克、战车,及建筑,身为指挥官,都必须要经过透彻的了解。

常言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不因粗心当“傻子”。

掌握了它们的属性、功能和利弊,才可以最大限度发挥作用。

王徒属于细致而严谨的人,此时,他就是在找交织火力网存在的特点。

从地面上的尸体不难观察。

机枪堡垒在普通丧尸面前,杀伤力最大。

而哨戒炮,在攻击一星进化型丧尸时,威力最足。

不过眼下这种防御型建筑的数量是充裕的,他暗暗记在心里。

等以后扩展防线时,再有针对性地进行布置。

正看着,一名动员兵跑过来。

“长官,有个女人想见您,说有重要的发现要汇报!”

“女人,见我?”正好也要吃饭了,王徒点点头,“走,过去瞧瞧。”

庇护所,女人们居住的小院。

门口,书琴正按捺激动,走来走去。

经过她的观察,昨晚那几名士兵伤员,截止到现在,依然是健康的状态。

而被撕咬感染,往往会在一到两个小时内发生。

毫无疑问……他们避过了“危机”。

这意味着。人类免疫病毒感染,与自身抵抗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书琴认为这是一项重大发现。

虽然,暂时还没想好……这样的发现会产生什么样的具体效果。

不过她认为,还是应该告诉那位长官,进行提醒。

毕竟医学上的突破,是需要漫长的过程和艰辛的研究的,每一个脚印与成果,皆值得铭记。

焦急等待,远处走来数道身影。

几名士兵,紧随那个穿着便装的年轻人。

他走着路,还在低头皱眉思索,不知在考虑什么事情。

到了近前,他抬头一看,面露笑容。

“你看,我就猜是你。”

“啊……我,我来是……”书琴比手划脚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外头风大,天冷,去院里说吧。”

说着,他走向自己的楼房。

书琴愣了一下,赶紧跟了过去。

另一个女孩早就洗好了衣服,看见王徒回来,她就洗干净手去打饭。

院里小桌边,王徒自顾坐下来,邀请道:“请坐。”

在这个男人面前,书琴有种说不出的紧张,她没敢坐,干脆就站着说话。

“长官……我发现了病毒感染的条件。”

“哦?”王徒饶有兴致地抬起眼帘,看向她,“说来听听。”

对方的目光,让书琴紧张地舔了舔嘴唇,咽了口唾沫。

“首先丧尸出现,是由于……病毒感染,在……最初的阶段,是通过未知的渠道,恩……或许是饮用水,也可能是空气。”

“最可怕的是,它们呈……幂数倍增长,还可以…自由分裂,变成全新的……生命体。”

说到这里,书琴停顿一下,组织了一下语言。

“其实不难看出,病毒寄生的使命……不仅仅是杀死宿主,还有着……传播和繁衍的任务。”

熟知病毒来源的王徒,并不怎么想听女孩从自身的角度去解读一遍。

出于礼貌……和不想打击对方的心态,还是点点头,“恩,虽然我听不懂……但是,很有道理。”

书琴咳嗽一声,略带尴尬地撩了撩头发,直接开始讲重点。

“幸存者是从……未知的感染途径中逃脱的人,但他们被撕咬后,还是会成为丧尸。”

“昨晚……您手下的士兵,被丧尸伤到后,目前依然是健康的状态,所以我认为……人体内是有部分抗体存在的,不过是有的多,有的少。”

“通过研究,或许可以提取和复制这种抗体成分,研制相关的药物!”

书琴越说越流利,后面过于激动了,口水差点喷王徒一脸。

王徒不着痕迹地往后坐了点。

这小姑娘长得挺像那么回事,怎么跟个“喷壶”似的。

另外,他觉得自己还是暂时不要告诉女孩……抗病毒血清药水的存在。

至于以后能不能通过医疗水平研究出类似的药物,就更不是现在应该考虑的事情。

章节报错 阅读记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