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四百零七章

  秦霜还是那副低调的样子,没有多说什么,只对着杨真和台下的众人一拱手,便身子一跃,跳下了擂台。

  秦霜的脚刚刚落地,聂风便已经身体一轻,站在了擂台上。

  看到聂风上台,风万里的嘴角微微扬起,也施展了轻功,飞上了擂台。

  看到他注重上台,聂风的嘴角也忍不住的勾起,衣袖随着风来回摆动着,他抬手对着风万里拱手的同时,嘴上说道。

  “没想到今日会是我们两兄弟比武,还真是让人有些开心啊!想来咱们已经很久没有切磋过了。”

  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风万里却不敢表现出来,只能面上笑了笑。

  他是不想和聂风比的,可是这样的情况眼看自己也躲不过还不如主动上前。

  因为他只会一招断浪的蚀日剑法,为了不暴露自己他不能随便用些不一样的招数。

  可是只有这一招也未免太过诡异,很容易就会背发现端倪,尤其对面还是对断浪了解甚深的聂风。

  风万里心中一横想到自己反正也躲不过,而且不得不承认聂风刚刚的话也确实勾起了他想预知比试一下的想法。

  心中虽然明知这样有些不妥,但他还是缓缓的举起了手上的铁剑,笑着对聂风说道,“好啊,你先出招吧!”

  笑了笑,聂风打趣道,“那你可要小心了!”

  话音刚落,之间聂风就已经脚下生风,几乎是瞬间便出现在了风万里的面前。

  风万里微微低头,只见聂风这一脚朝着自己的胸口踢来。

  微微皱眉,他也没有怠慢,而是心中念道,“风中劲草!”

  他接触这些武功的时间不长,毕竟到底不是自己一点一滴领悟出来的。

  但是关于属性和秘籍之类的他都有好好研读,所以风万里的战斗意识已经提升了很多了。

  面对聂风这一脚,风万里急忙撤开了身体,手中一直紧握着的铁剑挥起,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白光,剑身也直奔聂风而去。

  这对已经身经百战的聂风来说,躲过这一击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

  他整个人在空中变换了方向,躲过了风万里这一剑的同时,不知道又使出了什么招式。

  突然周遭的环境也开始慢慢发生了改变,狂风覆盖在两人附近。

  意识到不对,风万里的眉头紧皱,手中明明直奔聂风而去的剑也开始因为这些风的阻力,而变得万分沉重。

  手上的力道一泄,铁剑很快就朝着别的方向而去。

  同时周围越来越密集的风,已经在风万里的身上划出了一条一条的伤痕。

  风万里此时眼珠一转,已经不打算反抗了,就势双腿在地面上狠狠的一踩,让自己落下了擂台。

  “承让了!”收了招式,聂风的长发被微微吹了起来,更加显得他器宇不凡,果然不愧是风云第一美男子。

  就连他看着都一时有些移不开眼。

  随后同样对着台上的聂风拱了拱手,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

  风万里眼角扫过擂台下的一处,发现孔慈正十分欣喜的大喊着,“风少爷赢了!风少爷赢了!”

  怔了一下,他才看着聂风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就提前恭贺你成为堂主了!”

  面对他的话,聂风眼中闪过一丝不快,有些责备的说道,“断浪,你最近怎么与我越来越客气了?难道我们之间还要说这些无关紧要的称呼吗?难道你喜欢我叫你段香主不成?”

  聂风这里正有些打趣的说着断浪,这边文丑丑已经迫不及待的拍起了马屁。

  “哎呀呀!这风少爷果然名不虚传,这功夫我看是又进步了不少呢,才几招就把那个断浪给打败了!”

  他无比激动的说着,一边摇着手中的羽扇为雄霸扇风。

  雄霸坐在那里不动神色,突然他轻笑了一声,看着断浪的眼神中带着让人捉摸不清的神色。

  他的脾气本就喜怒无常,很难让人捉摸,他这样无疑让身边的文丑丑有些看得胆战心惊。

  正思索着是不是自己那句话说错了,之间这事雄霸才缓缓开口道,“我看没那么简单,这个断浪只是还没尽全力罢了!”

  文丑丑的眼珠一转,口中念叨着,“没尽全力?难道他不是想当堂主?”

  摇了摇头,雄霸却道,“我看他是在隐瞒什么。”

  语闭,他转头看着文丑丑问道,“你说他在隐瞒什么呢?”

  面对雄霸的问题,文丑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心中暗暗想着他想隐瞒什么,自己哪里知道啊!

  看着文丑丑犹豫着,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话来,雄霸的眉头紧锁,突然哼了一声。

  这不仅下的文丑丑直接哆哆嗦嗦的跪在了雄霸面前,变色惨白的硕大,“丑丑不知道,丑丑该死,还请帮主恕罪!”

  看着跪伏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文丑丑,雄霸一改之前严肃的表情,突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

  不知道雄霸到底在想什么但是见他笑了,文丑丑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缓缓抬起了头,他看着大笑的雄霸也跟着附和着笑了起来,“嘻嘻嘻!嘻嘻嘻!”

  只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他此时的笑容竟比哭还难看。

  与此同时,见聂风和断浪已经相伴的下了擂台的步惊云已经飞身上了擂台。

  他红黑色的长跑被擂台上的风吹起,不断的抖动着。

  站在他对面的是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他对着步惊云拱了拱手,很有礼貌的说道,“在下徐宏,请多指教。”

  与前面的两人不同,步惊云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少废话,快动手吧!”

  面对帮主雄霸的入室弟子,又是外号不哭死神的步惊云,徐宏不敢大意,身形一动他双手一挥,瞬间身前的已经渐渐出现了一个太极的图案。

  面对徐宏的动作,步惊云倒是没什么反应,他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静静的看着他。

  刚刚的步惊云已进很无礼了,现在徐宏见他一副根本没有把自己看在眼里的样子。

  心中有些生气,眼睛微微的眯起,他轻喝了一声,“太极无量!”

  只见他手上一挥,一股劲力便朝着步惊云而去。

  面对徐宏的招数,步惊云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认真应对。

  眼见徐宏的掌力已经到了面前,他红袍下的手才抬起,一招排云掌瞬间就击溃了他的太极无量。

  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徐宏露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嘴上喃喃道,“什么!这不可能!”

  眼看着自己的招式被破,他面露惊慌的开始急忙凝聚着手上的掌气。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步惊云丝毫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见排云掌已经击溃了他的招数。

  步惊云起身一跃,一掌拍在了徐宏的身前,只见徐宏瞬间被拍飞了数米远,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又吐出了一口血。

  决赛的结果已见分晓,雄霸仿佛是对他这三位徒弟的表现很满意,只见他飞身上台,大笑着说道。

  “哈哈哈!看来我天下会真是人才辈出啊!这次比武的结果大家也看到了,我宣布,从今天开始步惊云掌管飞云堂,聂风则掌管神风堂,秦霜则是天霜堂的堂主!”

  丑丑此时也对着台下的众人说道,“还不快拜见三位堂主!”

  对着文丑丑的提醒,台下的众人纷纷对着擂台上的三人拱手齐声喊道。

  “拜见三位堂主!”

  看着眼前的盛世,风万里不仅想起了自己那句,“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心中一时间有些感慨,趁着此时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台上的人身上。

  他不声不响的转身回了自己的茅草屋。

  之后他也顺理成章的当上了聂风手下神风堂的香主。

  其实对于这次他一心想要成为神风堂香主的事,风万里早就有所打算。

  虽然其中有些波折,但是还算达成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他之所以这么想得到这个职位,就是想在之后顺理成章的和逆风一同去无双城,他想拿到倾城之恋和无双剑!

  成为香主的这段日子,风万里过的有些惬意。

  每日没有战事不说,还能时不时的前往聂风的住所与他闲聊几句。

  借此打听天下会的近况,和无双城是否已经到来的事。

  而且经过两人这段时间的相处,聂风也已经开始渐渐接受了“断浪”的改变。

  就这样,无聊的日子一眨眼又过去了三天。

  一个身穿红衣短发的青年,来到了风万里的茅草屋内。

  至于为什么风万里成了堂主之后依旧住在茅草屋之中,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想在天下会这里做过多的停留。

  而且,风万里自己本身也不是喜欢享受的人,便懒得再换住处了。

  男子单膝跪地,微微低着头拱手向风万里说道,“报告香主!无双城来人了!”

  风万里擦拭着铁剑的手一顿,面上却装作毫无波澜的点了点头说道,“恩,知道了,下去吧。”

  “是!”

  眼看那人就要走出门去,风万里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再次开口提醒道,“对了,此事勿要与他人提起!”

  男子浑身看了一眼他,心中已经明了了风万里的意思,低头轻声的答应道,“香主放心!属下必定不会多嘴的,属下告退了!”

  点了点头,风万里这次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直到男子的身影消失在茅草屋内,他才停下了手上擦拭着铁剑的动作,有些愣着。

  口中喃喃道,“看来这样悠闲的日子,就要到头喽!”

  想了想,风万里起身打算自己先去神风堂内等待聂风。

  转眼风万里便已经站在了神风堂门外,比起自己那个不起眼的茅草屋,这里便显得富丽堂皇许多。

  院落中,每天都被下人们精心照顾修剪的花草树木妆点着院子。

  院中还有一处假山,山下便是一处池塘,池水缓缓的从假山的下面流过。

  再向前走几步,便是平坦宽阔直通神风堂内殿的大门。

  门前两边飞楼插空,皆隐匿于山坳树杪之间。

  但见青溪泻玉,白石为栏,石桥三港,兽面衔吐。

  待断浪行至门前,一声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段香主?你怎么来了?”

  风万里下意识的回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处,是孔慈。

  她正站在屋外眼中带着疑惑神色看着他。

  一笑,他挠了挠头明知故问道。

  “聂风呢?是随帮助去见无双城主了吗?”

  见真的是断浪,孔慈提裙小跑到了他的面前,行了礼起身的时候回答道,“是的,今天风少爷一早便被帮助传去大殿了。”

  看来自己没有猜错,风万里点了点头说道,“好,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我在这等他就好了。”

  听他这么说,孔慈连忙摆了摆手,说道,“不不不,我不忙,奴婢去给段香主沏壶茶吧。”

  见她都这么说了,风万里想了想没有推辞,点了点头,便坐在了外面的小亭子内有一口没一口的品着茶等待聂风的归来。

  不久,耳边便传来了聂风熟悉的声音,“断浪来了?在那?”

  隔着这么远他甚至都能听到聂风言语带着的欣喜。

  他嘴角轻轻扬起,听着聂风的脚步声渐进,他也起身说道,“聂风,你回来了!”

  此时的聂风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面上带笑,浑身上下带着一种浑然天成的气势。

  加上他本就长的及其俊俏的那张脸,在午后阳光的衬托下仿佛像是太阳一样,能够暖化人心。

  “是啊,前几天无双城的人来,帮助叫我随他一起去大殿借鉴了无双城的城主。”

  点了点头,风万里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下巴,思索了一下后再次问道聂风,“帮主怎么说?有吩咐你做什么吗?”

  面对风万里,聂风丝毫没有防备心,笑了笑他说了实话,“我们之前在无双城安插的探子已经全部死于非命,帮主的意思是想让我前去查看一下。”

  挑了挑眉,果然与自己猜的没错,风万里面上一喜,直接与聂风说道,“那…不知我能不能随你一同前去呢?”

章节报错 阅读记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